•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网站首页 旅游景点 企业联盟 重庆名人 名品展示 单位招聘 网站联盟 联盟论坛
新闻频道

都驾照直考了,为何考生还得为“驾考返点”埋单?

时间:2016年08月06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都驾照直考了,为何考生还得为“驾考返点”埋单?

都驾照直考了,为何考生还得为“驾考返点”埋单?

佘宗明  

特约作者

110

导语

有媒体日前曝光了成都驾考返点乱象:为让教练带学员到自家考场模拟考试,很多考场明码标价,科目二320返140,科目三320返180,将模拟考试费约一半都返给驾校或教练。与之对应的,则是学员模拟费不断攀升。也就是说,腐败成本最终转嫁到了学员身上。为什么国家层面放开了驾照自学直考,考场还得向教练“进贡”,学员还得为“驾考返点”买单?其破解之道在哪里?

要点速读

考场与教练的隐性勾连,比教练索好处费的显性腐败为害更甚

中国驾培行业的腐败乱象,已是屡遭曝光。这些腐败通常存在于运管部门、驾校(教练)、隶属车管所的驾考中心(考官)、考生之间,主要包括以下几种类型:一,驾校或教练向学员索要好处费等名目的费用;二,地方运管部门审批驾校时收受贿赂或干股;三,车管所或考官向驾校、学员收好处费,为其亮绿灯。

而这次媒体曝出的“驾考返点”,又在驾培领域的腐败链条中加入了新成员——社会化考场。社会化考场多由社会投资建设,跟车管所没有直接关系,得自负盈亏。

在很多地方,随着部分地市对机动车考场的全面放开,社会化考场格局也从个别考场“垄断经营”演变为遍地开花、考场间恶性竞争。很多社会化考场除了通过招投标被政府购买服务外,收入渠道只有按人头算的模拟考试费。考场运营者们要靠多拉驾考生源获利,而现在考生资源基本上都掌握在教练手中,所以“抢考生”的关键又在于“抢教练”。

而为了讨好教练,很多社会化考场都不惜下血本。成都有考场负责人就提到,2013年考场向教练“返点”还只有20到30元,如今大部分已涨到80到200元;他还说到,去年底到今年初,隔三岔五就听到有考场提高“返点”的消息。

都驾照直考了,为何考生还得为“驾考返点”埋单?成都商报记者拍摄的考场模拟卡销售登记表,这种卡只有教练能买到

事实上,这种现象并非首次被曝出。去年1月,交通运输协会培训中心驾培研究会主任、交通运输协会驾校联合会秘书长刘治国就撰文提到,“为了抢学员不得不纷纷使出给组织送考的驾校及工作人员返点等不当招术,这种现象在社会化考场扎堆的地市尤其突出”。而成都当地的“驾考返点”现象,也被媒体曝持续了近4年。

而考场给教练“进贡”的潜规则,比教练索好处费的显性腐败为害更甚。有法律人士已分析,根据《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等,此举已涉嫌商业贿赂,数额在五千元以上的,就应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罪名立案追诉。

更关键的是,这导致本应公开透明的场地有偿模拟训练环节的收费标准变得模糊,让考生成了“返点”的间接承担者,也让考场盈利空间被返点挤压,本应属于考场的盈利额都进了教练腰包,最终形成“不给返点亏,给返点也亏”的恶性竞争生态。

有地方考训中心负责人说到:考训中心是根据财务成本核算,按“谁投资、谁管理、谁受益”的原则,综合邻近地区考场考前适应性训练收费标准,在提供考试场地、设备、车辆、安全员、GPD流量等设施设备人员的情况下,按规定收取一定费用。但作为贪腐成本的“返点费”,必然会体现在其收费标准中。

用高额返点吸引教练的经营方式,会致使考场处境恶化,像成都多家考场方面说的,“考生人数在减少,而返点金额越来越高,考场现在面临崩溃。”

驾照自学直考虽已放开,但不止“自学”很麻烦,“直考”也不容易

考场向教练返点,源于教练对驾考生源的“垄断”。问题来了:早在去年4月,公安部就透露了,年内将推进驾照自学直考,学车可不去驾校;今年4月1日,公安部《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正式实施,很多地方都允许学员自主预约驾考。既然驾照自学直考在放开,为什么很多学员要参加模拟考试,且必须通过驾校教练报名?

都驾照直考了,为何考生还得为“驾考返点”埋单?社会化考场已经放开,但驾校教练依然是各方绕不过去的环节

这跟驾照自学很麻烦有关:今日话题以前就曾剖析过,“自学”听起来简单,可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的规定,它须具备“教练员随车指导”和“使用教练车”两个要件,私练则属于严重交通违法行为;目前所有教练车全部集中在驾校,而学车者的亲友,为了陪练而去买一辆教练车,根本不现实。此前也有媒体算过一笔账:在南京,驾校收费在3100至3300元左右,而要自学,车辆改装费、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费用、场地费、“私人教练”等费用加起来,至少也得4000元。

正因卡得紧和成本高,在我国,绝大多数学员都跟驾校教练“捆绑”在了一起;驾照自学直考的适用群体,如中国道路运输协会驾驶员工作委员会副主任范立所说,是那些驾驶证被吊销,或驾证到期没有及时更换导致需要重新考证的“老司机”。

尽管按规定,参加驾考未必得先试考(虽然可能都是在社会化考场进行,但驾考是车管所组织,而模拟考试则是考场、驾校等的市场行为);即便要参加模拟考试,学员也可自行预约。可理想是理想,现实是:很多驾校都对考生参加模拟考试有刚性要求,并打着“先熟悉考场”等理由。成都等地车管所为此还专门明确,拟考试不是考试的前置条件,不模拟训练也可以参加考试,但效果看起来不大。

而基于考场跟教练结成的利益同盟,很多考场只准教练带人,不允许学员自行报名。报道中就提到,成都很多考场只将模拟卡卖给教练,不卖给学员,有考场工作人员将模拟卡卖给学员后,次日就被开除。

那考场能不能避开驾校教练,低价吸引考生直接报名约考呢?这么做考场很可能就被教练圈子孤立,而无法脱离教练的新手考生,也不会去这种考场报名。

而且,在考前适应性训练环节,学员自主约考都会遭遇重重梗阻;在“直考”上,自主预约同样有些难关:虽然许多地方都启动了驾照自主约考系统,但在网上,很多人就担心,“口对口”的预约比个人自主预约有效,教练带去考跟“散户”自己去考的驾考通过标准也有别;而驾校和教练能提供一站式“全包”服务,也能避免花冤枉工夫。

而在“自学”难,“直考”也不易的情况下,“驾考返点”会成为以往的预约费等乱收费被剥离后的“借尸还魂”。

杜绝“驾考返点”,比打击贿赂更重要的,是让教、考、发证更彻底地分离

“驾考返点”加重了考生的驾培负担,也扰乱了社会化考场正常经营秩序。尽管说,其模拟考试的定价机制该由市场说了算,可当模拟费中普遍掺杂了腐败成本时,必须将其纳入合规监管的约束下。

之前有地方为了遏制考场恶性竞争,出台了废除社会化考场的措施,2015年山东省还收回科目二社会化考场的考试权;江苏省物价局还曾发文明确了机动车驾驶许可考试场地训练收费政策,将其纳入政府定价范围。但无论是废除社会化考场,还是对模拟考试费等设政府指导价,都不如让公安、物价、工商等部门合力推动驾培收费公开透明机制,让学员和全社会都知道考场收费标准与明细依据等。

而对于考场向教练“返点”的行为,只要构成商业贿赂的,就要由工商机关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于考场串联驾校教练,阻止学员自主约考的行为,交管部门也应介入严查。

但更关键的,还在于让教、考、发证更彻底地分离。推动驾照自学直考,本质也是实现教考分离。可如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许光建所说,在一些地方,驾校垄断了安排学员到车管所参加考试的权力,车管所则把考试名额分配到驾校。这也成了推进驾照自学直考的现实掣肘。

都驾照直考了,为何考生还得为“驾考返点”埋单?网上总结的自学考驾照流程与传统流程的区别

在美国,驾培训练、考试的车辆非专用,可用私家车学习也可用教练车练习,驾校非必经环节,个人可直接向车辆管理部门预约考取驾照。

考虑到中国道路路况往往更复杂,要求学员用有着特殊性能、专门安全装置、离合形成较长的教练车练习,有其合理性。但美国驾培中对驾校在考试等环节重要性的削弱,值得我们借鉴。

中国要切实推动驾培领域的教考分离,也需要对驾校职责进行更明晰的界定:驾校负责机动车驾驶技能培训,而在试考和正式驾考环节,则应鼓励学员跟考场、驾考中心预约系统对接,保障学员自主约考的权利,驾校即便要提供“代约”服务,也秉持自愿的前提,避免学员对驾校过强的被迫依附关系。

驾考腐败,向来与公众的关联度较高,而“驾考返点”及其背后的隐性勾连,也是对公众利益的戕害。要让这类乱象减少,还得在驾考改革框架下理顺驾校教练、学员、管理部门等各方的关系,让驾照自学直考对腐败的折冲作用,在教考更彻底的分离中得以凸显。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如何看待“空中巴士”的争议性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以下是对 [都驾照直考了,为何考生还得为“驾考返点”埋单?]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